幸福宝app官网下载入口

茄子视频免费污下载  » 未分类 »  幸福宝app官网下载入口
0 Comments

  

“你天魔**练成了?”风萧萧猛吃一惊,双手忍不住将婠婠推离怀抱,拿眼细细打量,却瞧不出丝毫的端倪。n∈n∈,.

从外表上看,婠婠的功力极度内敛,风萧萧何等敏锐的灵觉,都无法辨出一丁点功力存在的痕迹。而内里的魔种仿佛亦被完全屏蔽,仿佛从未种下过一般。

风萧萧微微皱眉,暗自发功。

婠婠忽然发出一声荡人心神的低吟,整个儿娇躯都软了下来,再次扑到他的胸膛上。

她充满青春活力的胴/体,洋溢着勾魂夺魄的迷人香息。

风萧萧这才恍悟,他之所以感受不到婠婠身上的魔种,是因为婠婠修成了天魔**,功力境界都有了质的变化,能够将魔种隐匿奇深,但并不代表能够不受魔种的影响。

婠婠忽然挺直娇躯,美丽的眸子里媚意如丝,娇喘细细的道:“婠儿都投怀送抱了,接下来不用人家教你怎么做啦?”

风萧萧认真的瞧着她的美眸,少许后道:“婠婠你如果是真心,我现在就可以要你,如果你还有别心,不妨与我开诚布公。”

他嗅着婠婠青春健康的体香,感受着她充盈弹性和活力的动人胴/体,听着她满含挑逗性的温馨软语,说不动心是骗人的。

但事有反常即为妖,婠婠今次态度大变,有些火热的过了头,仅凭一个死了的边不负,根本不至于此。

风萧萧若不弄清楚原因,是绝不肯碰这个妖女的。

婠婠“噗哧”一笑,离开他的怀抱,甜甜的道:“婠儿就知道瞒不过邪帝。”

风萧萧奇道:“没能瞒过我,你很开心吗?”

婠婠喜滋滋的道:“如果邪帝这次选择与我欢好,必会在享受婠儿身体的最后时刻被我杀死。婠儿不想让你死,但也无法违抗师尊的命令,只能想出这个法子,让邪帝自己来选。现在可好了,是邪帝瞧破婠儿的奸计,师尊也没法怪罪我啦!”

风萧萧苦笑不已,心道:“往日婠婠一直幽柔顺从,我还没觉得厉害,如今才知道她实有不逊于师妃暄的机辩,明明是她要杀我,却被她说成了生死都是我自己的选择,生是我聪明,死是我太笨,反倒与她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婠婠嫣然道:“婠儿这次的任务失败了,邪帝肯放人家走吗?”

她正举起一对纤美的玉手,整理稍见散乱长垂似瀑的如云秀发,秾纤合度的身材,展现着线条与曲线的优美,诱人至极点,实比投怀送抱更令人怦然心动。

风萧萧叹了口气,道:“我留你做什么?不过警告你一句,竟陵现在是我的地盘,任何人想在这里搞风搞雨,都休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他这是意有所指,兼试探。

婠婠既然来了,魔门其他人也可能来了,比如赵德言。

婠婠微耸香肩,若无其事道:“连婠儿都失败了,谁敢再来找邪帝的麻烦呢!”

她这句话里流露出强大的自信,令风萧萧有些发怔,不禁陷入沉思。

他好像忽略了一点,听单美仙说,“天魔策”共分六卷,衍而发展出魔门两派六道,各派自成一家,其中以天魔术最厉害,道心种魔**最诡异。

也就是说,天魔**就算比不上道心种魔**,也差之有限,这么说来,如今修成天魔**的婠婠,其功力与境界绝对已超过了祝玉妍,且并不会低他多少了?

两人的功力既然并没有原先差距那般大,那么方才婠婠按住他心口的时候,岂非完全可以直接杀了他。

一念至此,风萧萧额上冒出冷汗,蓦地抬头。

白衣赤足的婠婠像一朵云般从房里飘往门外,娇嗔着笑道:“邪帝啊!是师妃暄的体香好闻,还是婠儿的体香好闻呢?”,媚音犹存,香踪杳然。

风萧萧不禁一愣,心道:“原来她知道我和师妃暄的事,她该是嗅到了师妃暄余留的体香,甚或至还有别的味道,只是方才故意不提罢了。”

他终于深切体会到了婠婠的厉害,不但不逊于师妃暄,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是以往两人关系良好,她并未曾展现自己的精灵与智慧罢了。

而一想到师妃暄,风萧萧不止是额头,连背心都浸出冷汗。

这段时日,他完全被师妃暄动人的娇颜和身体迷得七荤八素,完全没能冷静的思考。

既然修成天魔**的婠婠功力与境界都产生了质的飞跃,那么修成剑心通明的师妃暄又能差上多少呢?

实在是他太小瞧这两位惊才绝艳的两位女子了!

有些心神不属的风萧萧再顾不得去安排设计赵德言,一直坐在房中,静静的等师妃暄回来。

夜幕低垂时,师妃暄携着香风进屋,忽然顿步,清秀美艳,修长入鬓的双目亮起摄人的神光,秀丽的黛眉往上微扬,轻声问道:“婠婠来过了?”

风萧萧嗯了一声,道:“来,坐下,我有话问你。”

师妃暄却没坐下,香软的身子贴过去握住他的大手,微微低着头,凝神仔细打量着他,微讶道:“风郎似乎心神不宁,是婠婠做了什么事吗?”

风萧萧抽出被她握住的手,将她的娇躯揽住,使她亲昵贴着自己的半边躯体,道:“她修成天魔**了,以我观之,只怕青出于蓝,比祝玉妍更要厉害。”

师妃暄轻叹道:“婠婠不愧是魔门不世出的超绝弟子,难怪祝玉妍对她深寄厚望,她果然也没令祝玉妍失望……啊!”

她俏脸抹过红晕,秀眸仍是清澄如水,似在责怪风萧萧的大手太不老实。

风萧萧脸贴在她高耸的胸侧,轻嗅的来自她贴身的清新芬芳,揽住她的大手却轻轻抚弄着她挺/翘/浑/圆的臀部,似笑非笑道:“妃暄也不愧是慈航静斋不世出的超绝弟子,只怕也青出于蓝,比令师更要厉害呢!若非婠婠此来,我还不知道我的师仙子这般厉害了呢!”

他说着在师妃暄的屁股上狠狠拍一记,弹性的肉臀荡起的波纹,手感简直不能再好了。

师妃暄俏脸擦地通红,直透耳根。

两人亲密后虽然屡有荒唐的举动,可都是他俩动/情之时,师妃暄虽然回想起来每每十分羞耻,但毕竟是情/动后身不由己,这还是风萧萧头一次在她清醒的时候如此不留余地的亵渎她的仙体,怎能不让她露出这抹女儿家娇羞的诱人神态。

她颤声道:“风郎啊!说正事呢!你不要胡闹。”

风萧萧听出她只是觉得时机不对,并没有拒绝他,微笑着改拍为摸,道:“那你该告诉我,你为何要隐瞒自己的功力,不然就算为夫肯饶你,为夫的大手却饶不过你了。”

师妃暄被他摸得麻痒不堪,不由绷住****,双腿笔直的夹紧,强忍住触及灵魂的羞意,上半身却无力的靠到他的臂弯里,道:“妃暄何曾瞒过你什么,剑心通明本就是慈航静斋的最高心法,人家不是告诉过你吗!也曾和你说了人家已经修成。”

风萧萧有些发愣,回想起师妃暄果然和他提过不止一次,只是在他面前,师妃暄每每难以自持,从剑心通明的境界掉落,所以他根本没当回事,实在没往深里想,这其实是一门绝不逊色于天魔功的绝世心法。

师妃暄幽幽道:“妃暄还和你提过,当年谢眺还让鄙师祖翻阅道心种魔**,才得以创出慈航剑典。”

风萧萧苦笑不已,总算弄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。

他因不是本世人,根本不知道此间的人物和武功,所以脑中根本没有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。

比如他在天龙一听见六脉神剑或是降龙十八掌,一定会竖起耳朵,细细聆听,盖因他知道这是两门绝世武功,绝不可小觑,而来这一世之前,他根本没听过什么慈航剑典或是天魔**,所以始终没有在意。

师妃暄自然不知道他根不是本世之人,当然会以为只要说出心法的名字业已足够,因为这名字本身都代表了一种至高的武学层次,哪能想到他这个堂堂魔门邪帝根本没这概念。

不过怎样,师妃暄总算不是别有用心而有意欺瞒,风萧萧顿时轻松下来,在她的粉臀上狠狠捏了一把,调笑道:“来我的师仙子,让为夫瞧瞧你慈航静斋的绝世剑法……”

他顿了顿,又笑嘻嘻的加了句:“不准穿衣服。”

……

一夜的香艳和旖旎,自不用多提,关键是风萧萧对师妃暄的武功境界有了真正认识,进而也能推断出婠婠的武功程度。

风萧萧只是惊讶万分,他根本没想到最近对他千依百顺,温柔无限的师妃暄,居然有不下于他的功力,功力深成人抖阴厚倒在其次,毕竟境界至高.

剑心通明是一种抽离战场,同时又是对整个形势以更超然的角度了然于空的感觉,满盈心间的境界,一旦展开,便可对当下的情形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玄冥至极点,仿佛打开了神仙的视角,俯视当下一切种种,自然会无有遗漏。

任何隐藏的后手,甚或至别人体内气劲的流转,都会被洞察无疑,这意味着修成剑心通明之人,只要能保持境界,就绝对不会被人所偷袭暗算,而因能洞悉一切的关系,所谓的料敌先机更在反手之间。

风萧萧细细琢磨了半晌,还是觉得自己的心镜更胜一筹,而且还颇为克制师妃暄的剑心通明,因为他只需凝出境界一剑破敌,纯粹以力取胜,以速度毙敌。

根本没有丝毫的花俏招式,剑心通明的用处也就不大了,因为就算你预判得到,你的速度也跟不上,就算速度跟得上,也未必能拦得住,就算能拦得住一剑,连未必能拦住十剑百剑,久守必失嘛!

就算剑心通明修炼到极点,也顶多能不犯一丝一毫的错误,永远的拦挡下去,至多平手,想要胜他却绝不可能。

倒是听师妃暄说了些天魔功的事,令风萧萧警惕在心。

如果说心镜隐隐克制剑心通明的话,那么天魔功就隐隐克制心镜了。

因为天魔功竟有种能吸取对方功力为己用的特性,每当真气遇上此种魔功,都像萎消了似的威力大减,就会生出空间塌陷的错觉,这正是泄去风萧萧强力攻击的最好办法。

天魔功的吸取与北冥神功又大不不同,因为北冥神功重在先夺而后化,将他人的内力归于己身,再来反攻他人,和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简直一脉相承。

而天魔功专重吸纳,不论内功性质,纯粹鲸吞,并不能够反攻回去。

风萧萧感觉天魔**和邀月的明玉功竟有十分相像之处,也似一脉相承。

这两门功法除了外在的表现形式略有不同外,内里的情况却十分相像,都是极度的内敛,直至吞噬的地步。

而天魔**更胜一筹,因为此功不但能以自身为中心产生恐怖的吞噬效果,还能把这种效果外放,或聚于掌心,或凝于身侧,甚至还能外放,简直就是个可以当暗器掷出攻敌的黑洞。

风萧萧的武学修为极高,所以还能试着推演了一番,发觉如果天魔功极度的吸纳,至无法承受的程度,便会因膨胀到极点,从而造成令人震撼的爆炸力,简直和邀月那招与人同归于尽的“玉石俱焚”并无二致!

他如果真和修成天魔功的婠婠打起来,用不用心镜根本毫无分别,反正只要攻过去就会被泄劲,只能纯拼功力,看他攻得快,还是婠婠吸得快,而且他还不敢攻得太猛,不然一旦超出婠婠所能容纳的极限,等于逼着她“玉石俱焚”了。

攻不能畅快攻,不攻又是输,风萧萧自然会缚手缚脚,难以尽数发挥实力。

一念至此,他不由庆幸自己的高瞻远瞩,早在之前就给天魔功未成的婠婠种下了魔种,总还有办法能从精神层面影响她、控制她,不然还真是个棘手的大麻烦。

风萧萧忍不住恶狠狠的想道:“连禅功深厚的佛门仙子都被我收了,难道还收不服你一个动不动就心神荡漾的魔门妖女?待我彻底征服你的心,让你像妃暄一样脱得光溜溜的,给我展示天魔**……唔,或许她两人还可以一起……一人舞剑,一人跳舞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